兴声 | 贸易疑云下的投资选择

王晓明   2019-06-06 本文章74阅读


近来,中美贸易战随着特朗普的一纸推特战火重燃。关于贸易战,我想先奠定对于整体风险的认知:看得见的机会,机会就不多了;看得见的风险,风险就不大了

 

此次贸易战,用任何理性的经济贸易理论分析,都不足以去预测它的发展进程和趋势。但是大家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中美两个国家目前的贸易冲突,可能是一个长期的、持续进行的状态。同样,中国全球化的进程也是很难阻挡的。经过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20年的全球产业链的深度融合,中国进一步加快与全球融合的基础已经存在,因此中国整体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巨大的内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筹码。中国已经进入到全球化新阶段,这个新阶段当中会更加重视品牌,更加重视科技含量,更加重视价值链的共享。尤其是第三点,价值链的共享是我们在未来必须坚持的一个标准。只有做到自己的品牌走出去,公司的产品是有高科技含量的,同时能够给其他国家带来共同利益的全球化,才是能够推进下去的。

 

攘外必先安内,想打赢这场贸易战,自己内部不能出问题。内部的经济增长必须是健康的,资产价格的泡沫是得到有效控制的,收入分配是合理的,效率是不断提升的,这样我们才有底气去打赢。反观过去几轮各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在这些过程当中,如果伴随着自己国内的资产价格泡沫破灭的话,你就很难去打赢这场战争。我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针对性措施。比如,在金融领域中进一步推进金融供给侧的改革,最近对包商银行的托管可以视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在地产行业中,依然坚持房住不炒的政策;在消费领域中,持续不断地推出降税、降费以及一些政策扶持,比如广东出台了支持消费的29条政策。未来在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的过程当中,中国内部的改革不会停。我们只有不断通过产权机制改革,改革一些过去阻碍了中国科研投入的机制,才能够帮助国内的企业加大在科技上的投入,以便在中美之间贸易竞争当中,不断地积蓄力量。

  

目前来看,中美之间依然在尝试寻找对话基础。客观上讲,美国认为中国现在还没有到足够痛苦的状态,所以就必须在你感到最痛的高科技领域当中,进行一定的约束和制裁。他们的目的,从长期来看,肯定是遏制中国在价值链当中不断上移;短期来看,希望给你进一步施加痛苦,看看能不能够达到一个符合谈判目标的协定。我们回顾了过去中美之间贸易谈判的进程,在市场不景气,经济面临比较大的困难的时候,谈判基础就强一些。一旦经济增长了,股市出现了反弹,谈判的基础又削弱了。接下来如果真的到了足够痛苦的时候,我们的谈判基础又会趋于合理。

 

在贸易战背景下的投资选择,我一直有几个关注的版块:

 

第一个是消费。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了以后,国内消费成为了经济稳定的一个重要力量。我们在消费当中有几个方向选择,一是寻找和宏观波动的关联程度比较低的个股,二是依然选择龙头,三是整体估值相对比较合理的个股。

 

第二个是金融。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基调背景下,龙头公司的估值会得到有效支撑。

 

第三个是周期性行业。我们偏向一些早周期的行业,比如说较早受益于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影响的行业。我们也会去关注那些拐点即将来临的行业和标的。

 

第四个是医药。最近14个省份联合向国家提出来,针对四加七政策要有序地实施,可能性的延缓实施等不同的意见。更重要还是在于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必须得扶持国内具有技术含量的医药企业。我们选择了创新药和医疗器械这两个小的子板块去跟踪研究。

 

总而言之,回到我一开始讲的对整个风险的认知上面:看得见的机会,机会就不多了;看得见的风险,风险就不大了。这个位置上面我们预判,中美贸易战的升级,有可能还会给我们整个经济、企业层面上带来更多的痛苦。对经济、企业层面上的回调,可能依然还处于一个进行时当中,这个要有充分的预期。但是这个时候,我觉得做好个股的选择,是对抗风险的一个最佳的手段。从过去几轮的观察上面来看,我发现在有风险的时候,往往龙头企业会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一旦这个危机过去,甚至可能在整个危机的过程当中,这些龙头企业的表现可能也还会是非常出色的。



作者 | 王晓明

兴聚投资投资总监


兴声 | 悲观者正确,乐观者成功

兴声 | 这波行情到底能走多远?

兴声 | 静候重“升”



免责声明

任何情况下,兴声的内容、意见仅供参考,不构成对任何人的合适性投资建议或邀请。投资者不应单以本文件为唯一参考而作出投资决定,在作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考虑自己的个人情况及相关产品的特定风险。在任何情况下,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关注